Loading… 赛事回顾 | 戈十四,回家是最坚毅、最柔软的心愿_TOM体育
正文
Qzone
微博
微信
赛事回顾 | 戈十四,回家是最坚毅、最柔软的心愿
2019-05-13 18:06 TOM   

 

2019年5月2日-5日,四天三夜的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,在队员冲过终点那一刻结束了。

体力拼尽,眼泪流尽,最后一丝对戈壁的担忧没了踪影。

相互祝福和庆贺的场景反复在梦中飞速翻转而过,眨眼之间坐在出租车上,站立在机场等候室内,卧躺在温暖的家中。

一时载歌载舞,一时拼死相搏;一时萎靡不振,一时如有神助,人生的绚丽色彩不过如此。

如今,我们都踏上回家的归途。

回家,是每个人的心愿;

回家,是最深切的慰问;

回家,是真我的召唤。

奔跑的心:不断挑战,不断超越

戈壁对A队成员来说,充满着搏杀的味道。我们能看到商业精英们对每一件所做之事的投入,看到他们全力以赴的豪情。

姜镇是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A队队员中第一个冲向终点的,他的导师、同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原院长尤建新身着礼服早已等候在那里,他们紧紧地相拥在一起。

这是一次完全超越自我的挑战,姜镇对自己的发挥很满意,“对自己来说,完成了一个挑战;对团队来说,完成了任务,挺高兴与激动的”。

尤建新院长也为姜镇骄傲,去年答应要在戈十四终点处迎接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的战士,今年他兑现了自己的诺言,特意从上海飞到敦煌,只为了迎接。

“在学校操场里,我在散步,他在跑步。你看,这次他跑出最好的成绩。特别为他开心,真的很棒。”尤建新说。

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第一个冲向终点的是A队选手钟流,为了戈壁挑战赛,他准备了两年:

“我是第一个到达终点的,没有顾上团队了,有点遗憾,前两天都是跟团队在一起,今天就冲了,完全拼了。”

中山大学岭南(大学)学院A队队长张良回忆起三天的赛程,感触很深,他念念不忘的是对自然的敬畏心,对戈壁的敬畏心:

“第一天正赛,我们认为这条路线是最容易的,跑下来后所有人都感觉不容易。深深地感受到,大自然是要敬畏的。

第二天戈壁又给我们上了一堂课,这是我三上戈壁遇到的最大的风,说是四五级,其实有八级,人都被吹得跑不动。人在里面非常渺小,有无力感。我们这是在跟大自然做斗争呀,是一场自己跟自己的战斗”。

台湾成功大学管理学院A队队长柯智正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

“我的人生原本是没有跑步这一项,这次戈赛之后,慢跑会成为我人生中重要的一环,慢跑会变成我生命中的一部分”。

有多少戈友的故事,都是与追求更快的速度、更远的探索有关,都始发于戈壁挑战赛。有人说,这些都只是肉体的疼痛,商场上的刺刀搏杀,那可更是刀刀见血。有些人为奔跑而来,为竞争而来,我们尊敬他们,我们为他们喝彩。

戈十四是台湾政治大学商学院副院长邱奕嘉第五年走上戈壁,他说戈壁上每一人的状况都不一样,最勇敢的不是跟谁比,而是跟自己比,学校也是跟自己的过去比,而不是跟别人比。

台湾政治大学商学院已把戈壁挑战赛当作一门选修课程,是一门针对EMBA的逆境领导力课程。

“要让学员们了解到,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逆境,最好的应对方式就是时刻准备好自己,从身体上、心理上,从团队协作等方面做充足的准备,勇敢地去面对各种逆境。”邱奕嘉说。

回馈的心:感恩、传承、大爱

什么是竞争?要不要竞争?是赶路还是感悟?这些已成为商学院戈壁挑战赛中永难熄灭的主题。

先谈赶路这部分。在竞争性游戏中,参与者必须把技巧发挥到极致,才能应付对手的挑战。不过,我们不要忘了,竞争本就是相互成就,“敌方”才能促使我们最大的成就。

英文的“竞争(compete)一词,源自拉丁文的“con petire”,意为“共同追寻”,每个人追求的都是实现自己的潜能,在别人逼迫我们全力以赴时,竞争这份差事就能变得容易些。

政治学家埃德蒙•伯克曾写过:

“跟我们角力的人能培养我们的胆识,磨砺我们的技巧。敌人就成了我们的好帮手。”

竞争性的挑战充满刺激和乐趣,但当击败敌手成为心中唯一的挂念时,事情就变味了,挑战者本身的乐趣往往也会随之消失。

《心流》一书作者、积极心理学奠基人米哈里•契克森米哈赖认为:

“竞争只有在它以使个人技巧臻于完美为目标时,才有乐趣;当它本身成为目的时,就不再有趣了。”

这一道理,用在戈壁挑战赛就能成立,金宇晴两次在戈赛中的体悟恰也印证了这样的道理。

“戈诗山”的A队队长金宇晴是一兆韦德创始人,也是一位运动达人。有人说,他可能是中国跑步最快的企业家。45岁的金宇晴已成功挑战了全球六大马拉松赛事(波士顿、纽约、柏林、芝加哥、伦敦、东京),最好成绩2:52:37,已经达到专业运动员的水平。本届戈十四重新回到赛场,以老戈的身份参与比赛,金宇晴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。

“作为长江商学院A队队长和戈诗山A队队长参加比赛,感觉完全不一样。这次大家是出来玩的,也玩得非常开心。”金宇晴不再在意成绩,甚至在最后一天比赛结束后都没有去关心自己的成绩,他对记者说:“就是开心地奔跑”。

“我们追求的是戈壁精神、体育精神,我们对成绩一点都不在意。我觉得戈赛更多人应该去领悟。我认为,或许我们还没有资格上戈壁,因为我们领悟还不够”。

金宇晴更愿意提及的字眼是“感恩”和“奉献”,他感恩这条赛道,他甚至认为这里有全世界最美的风景:“我去过全世界50多个国家,我还是觉得这里是最美的。”

他说,戈诗山是一个团队,首先是要奉献,要把每个人融为一体,“我是队长,一定要照顾好每一个人,但戈诗山的兄弟姐妹太给力,真的不一样了。每个人都愿意无私奉献,把所有力量都奉献出来,完全是自己跟比。”

台湾交通大学EMBA戈十三A、戈十四领队刘志峰说第一次来到戈壁是体验,第二次是使命:

“去年就是体验,我是来这里跑步的,拼命地跑,跑到终点,我是来看我的极限在哪里。今年,我带了一群人来参赛,他们收获更多,我才能收获更多”。

金宇晴、刘志峰这类老戈友重回戈壁,都是为了感恩,都是为了奉献。

戈诗山领队母其丹说,现在才发觉做队员舒服多了:“戈十四实在没观察到什么,就是给队员做补给、陪跑。如果说感悟的话,还是做队员比较舒服,现在才发现做后援会这么累,才更深切地体会到戈壁上的传承是有道理的。”

戈诗山是由戈十三A队成员组成的组织,就是为了做各商学院之间的链接,希望在激烈的比赛之后把友谊凝聚起来,做一些跨院校的奉献。

王守良是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戈九B队副队长、戈十B队长、戈十一C队、戈十三A队长、戈十四总领队。

“作为戈友会志愿者而言,就是跑一年A队,干一年组委会,当一年顾问,这个过程就是在布道。这当中有没有困惑?有没有瓶颈期?肯定是有的。但是当你放松心情,就是为了给大家服务,心甘情愿地为大家服务,看到大家在这里得到健康、快乐时,你的压力也就自然释放了。”王守良说。

这次赛事,共有EMBA、MBA、A+、开放院校组、品牌组和老戈组六大组别,约3000名参赛队员,如此规模庞大的户外赛事,自然条件极其恶劣的赛事,需要许许多多人无私奉献,不仅是为自己的团队、院校奉献,还要为整个平台奉献。

路伟是复旦大学戈五队员,戈六、七、八复旦领队,戈九、戈十基金会志愿者,戈十一到戈十四是公益大使。

“从一名B队队员,到三届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队的领队、再到三届组委会志愿者、公益大使,完成了从为自己走、到为本校同学服务、到为所有院校同学服务的三大角色转变。这中间让自己更加明白做为志愿者的责任和担当!”

让更多的同学参与,使身体更健康,生活习惯更健康,通过运动加深友谊,合作和信息交流。这是路玮一次又一次走上戈壁的坚定信念。有人说,不要去问跑得快的人跑时在想什么。因为他们没有想法,耳边只有风声。

套用这句话,不要去问老戈友为什么年复一年走上戈壁,因为他们或许没有想过。曾经在戈壁上大有收获,如今的他们,只想着奉献,只想着传承,想着消融于集体之中,笼罩在风沙之下。

我们为戈壁上真正的强者喝彩。我们为身体力行,传承和践行玄奘之路精神的团队和个人喝彩。

“践行社会责任、凝聚正向能量,一直是戈赛更高的存在。戈友们自发组织公益活动,创立戈友基金会。各院校组织的戈友会,也组织了许多奉献社会的公益活动。”

十多年来,因玄奘之路商学院戈壁挑战赛而诞生的北京市戈友公益援助基金会,在各位“戈友”的支持和不懈努力下,已经逐渐变成“戈友”们践行公益、实现公益梦想的平台。

戈十四有一个重要的环节,就是无障碍公益赛中赛,本次公益赛中赛与4家助残融合机构合作,邀请19位身心障碍伙伴参加。其中有8位是被称为“星星的孩子”的心智障碍伙伴,另外11位队友则有不同程度的视力障碍。

各院校戈友组织的公益活动,也遍布全国。5月4日,戈十四举办之际,北大国发院E17慈善公益基金会第6次踏足瓜州,对瓜州县图书馆、瓜州县医院捐赠图书、3D打印设备、全自动眼底相机设备等合计40余万元的物资。

中欧戈友会第一任会长陆江宁介绍说,中欧戈友会之所以有今天的影响力和生命力,在于一开始我们就把它定义成叫非盈利组织,大家在同一个平台下互相交流、互相学习、互相合作,除了完成每年的商学院的戈壁挑战赛这个赛事,还要积极参与公益活动。

抚摸初心:回家是一切出发的理由

脑海里奔跑的身影久久不能停歇。肆掠的风沙,吹翻了帐篷,吹散了行李,吹干了眼泪。冲刺时震天的呐喊,疼痛时呲牙咧嘴的惨叫,我们喧闹过,奔跑过,愤怒过,无奈过,妥协过。如今,我们都踏上了回家的归途。

回家有多重含义。一些痴情的老戈友会认为,回到戈壁,就等同于回家,回到了第二个故乡。王航兵是戈九会戈十四A队队长,他是同济大学戈九A,这次重新走上戈赛,有种回家的感觉。“到戈壁上,反而像回家一样,重新展示我们的风采,给母校做汇报演出”。

四天三夜,这是非同凡响的体验,戈诗山领队母其丹说,戈壁之后,跑步成为了一种习惯,在戈壁就像回到家,有一股浓浓的亲切感。

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是老戈友,曾作为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、北大国发院的领队走过4天的茫茫戈壁,她在出征仪式上做了精彩的主题演讲“拓展知识与能力”。

她说,“戈壁是个神奇的地方”,每届校友在那里重新出发、重启自己。所有的出发,是为了回家,国发院就像自己的家庭,更是自我的内心。

公元七世纪,大唐高僧玄奘法师踏上寻求佛法之路。大漠雪山,他命悬一线,九死一生,怀着坚定的信念,他终于抵达心中的圣地。此后他返回故土,翻译的佛经达四十七部,一千三百三十五卷,这是一个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的成就。

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,“回家”是不断自我挑战的终点,回家是一切出发的理由。

回家,有物理空间上的含义,更有家人、亲人作为坚固后盾的情感能量。

“对于戈赛队员而言,回家是回望参加戈赛的初心;对于企业家、创业者而言,回家是不忘创业初心,是不断去寻找和巩固创业和企业发展的源动力。回家,是最简单的呼唤。孩童时便知道,回家就是回到妈妈所在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”

回家,又是最深邃的呼唤,它是心灵最深处的秘密。灵性崛起,回家是唯一的呼唤。

对台湾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郭瑞祥来说,回家是动态地寻找自我的过程,是从勇敢地做唯一的自己,演变为勇敢地做不同的自己。

郭瑞祥从2012年开始就参加戈壁挑战赛,他以院校领导的角色,和EMBA学员一起走在茫茫大漠中,挑战自我、体悟生命的真谛。

这些年来,郭瑞祥在思考一个话题,并把它定义为:勇敢地做不同的自己。

“所谓不同的自己,就是要跟过去10年要有所区别。从商业层面来讲,就是创新;从个人层面,就是创造自己的第二道成长曲线。”

过去我们做唯一的自己,是要找到自己独特的地方,现在强调做不同的自己,不但要找出不一样的地方,还要与过去有所不同、有所改变,要勇于挖掘自己的潜力,走出舒适区。

“生命继续成长,我们要看到自己继续蜕变的可能性,不只是在工作上的蜕变,还包括跟家人、朋友的关系,甚至未来的理想、愿景都可以重新定义。”郭瑞祥教授问:“你有没有一些新的愿景、新的方向?这种新的方向将带给整个社会,带给周遭人新的盼望?”

家,是爱的港湾;家,是我们最后的归宿。家是最后一站,能容纳百川。

你可以有不断的超越与蜕变,而家,依旧在那里等待,你能感受到它对你的包容,永远在等待你的回来。

找到家,你便金刚不坏。

回家,是最勇敢、坚毅和柔软的力量。

 

责任编辑: WY-BD

责任编辑: WY-BD